当前位置:四川思想家研究中心 >> 巴蜀学者文库 >> 论文 >> 浏览文章
《新世纪的蜀学发展及其它》

 

新世纪的蜀学发展及其它

 

------兼论地方院校在人才培养和文化传播中的作用

 

邓国均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   310028)

 

内容提要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喧哗的05年也即将成为历史,本文对今年前后的“国学”热潮略作梳理,略论地方院校在文化传播和人才培养中的作用,并对四川“蜀学”可能的将来略作展望。

 

关键词  蜀学   地方院校   人才培养   文化传播

 

20世纪初年,随着内忧外患中一场新文化运动的兴起,古老的中华大地上掀起了一股反对传统,打倒孔家店的热潮,优异的传统文化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浩劫,直到1976年以文化大革命的收尾而告终。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民文化素质的提高,中国大地上又再次掀起了方兴未艾的文化热,80 年代的文学繁荣自不用说,而进入90年代以来,学界则渐趋冷静,埋头深入于古典,致力于对民族文化未来的苦苦思索。因此,让人欣慰而又出人意外的是,新世纪的初年,反而掀起了一股久违的“传统文化热”。人们纷纷怀念王国维、陈寅恪等一代文化大师,羡慕于所谓“国学大师”的称号。它姗姗来迟,出人意外却又在人们的意料之中:经济的发展不能解决全盘的问题,国家的强大同时也必须是文化的强大。不论是来自于哪个专业的学者,或许都在自觉不自觉地探讨这样一个问题:中国文化和它所凝聚的民族精神,究竟是什么?这样庞大的问题,自然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无数的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和来自历史、文学、哲学等不同专业的研究所的成立,无疑是这一努力的表现。就中央而言,以2005年中国人民大学国学研究院的成立为亮点,“国学”一词竟然成为05年度普通民众关注的热点和新闻媒体追捧的对象。而在地方,各类地方院校独具特色的研究机构的成立,则如同雨后春笋一样,构成中央与地方学术创造的良性互动。作为有着优厚文化传统的四川省,自然不甘落后,下文即以新世纪的四川省的蜀学发展为例,略论地方院校在文化传播和人才培养中的作用,管窥蜀学在新世纪可能的发展形势。

 

四川地处西南,风景优美,民风淳朴,一直以来,这片土地上人才辈出,不但产生了无以数计的诗人和文学家,同时也产生了大量的学者和思想家。作为美丽的巴山蜀水所孕育的巴蜀文化,一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四川人的自豪和骄傲。作为新世纪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重镇和主力军,四川大学和四川社科院的教授群体和研究员群体自不用细说,单就一些本科高校和地方院校而言,几年之间,在追寻传统的文化热潮中,四川师范大学巴蜀文化研究中心、宜宾学院四川思想家研究中心、乐山师范学院郭沫若研究中心、四川烹饪专科学校川菜发展研究中心、四川理工学院中国盐文化研究中心就犹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可谓蔚为壮观。无疑,这些研究机构和教学基地的建立,对于相关领域的人才培养和文化传播,自会起到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从国内教育机制的发展来看,从1995到2005十年之间,随着社会的转型,原有的中师、中专逐渐被合并取缔,而代之以富有地方特色的学院型高校。它们所培养的各行各业的专业人才,在未来的地方社会建设和经济发展中会发挥中坚的作用。同时他们也在以后的工作中,将自己所学到的文化知识包括传统文化知识,传播到广大的民间与社会。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从更宽广的视阈范围来看,地方院校在文化传播的过程中,可以说发挥着与名牌大学同样重要的作用。而在科学研究上(尤其是人文学科),与一些著名高校相比,地方院校同样有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下文即对此略做分析。

 

首先,从学科性质来讲,人文学科与理工科不同,不需要精密的仪器和烦琐的实验,只要有相关的图书资料以及相应的专业人才,就可以进行深入的研究教学工作。这在延揽人才和机构建设上都极大地减轻了单位的负担,因此,它很容易获得一些富有远见和热心文化事业的地方和院校领导的支持,构成地方学术事业发展的重要条件之一。第二,环境幽雅清净,利于研究学习。与大城市相比,中小城市少了那种固有的繁华与喧嚣,降低了生活成本,使不少学者都能保持一种良好的平静的心态,凭着自己的执著与热情,安定身心,潜心学术。显然,这是十分让人眷恋的。第三,空间自由灵活。一些大中型高校由于长期发展,加之中国特殊的社会风习,自然容易积累起一些不必有的堡垒与门户,不利于同行的交流学习。相反,这里却是一片自由灵活的空间是一片等待开垦之地。年轻人若有真才实学,极易在这里崭露才华,赢得一席之地。因此,上述优势,若仔细思量,都可以说是一些重点高校无法相比的。

 

最后,笔者结合自己的一点个人体会,谈谈21世纪中国学术发展可能的趋势。与某些消极的看法不同,笔者乐观的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21世纪必将出现几位影响深远的学术大师。“国学”成为2005年社会关注的热点,说明对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的追寻,已经成为一种时代的趋势。从时间的推移和人才的储备来看,中国有句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国传统文化从49年解放后到1978年,历经三十年的衰弱,终于在80年代复兴。这一时期成长起来的60年代的人才,上续接文脉,下开启来者,无疑在当今学术界充当着主力军的作用。80年代出生的人,无疑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上有师长引路,下有安定之环境与稳定的生活(此点五四的学者们最缺),无疑最利于钻研与探索。最后,中国现代学术历经百余年的发展,终于更加成熟;今天的一代人也终于可以摆脱“救亡图存”的沉重负担,而致力于自己所安身立命的专业领域的独立思索。西方思想的更多传入,无疑又为善于思考的人们融贯中西、自成一家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著名史学家陈寅恪先生曾言:“窃疑中国自今日以后……其真能于思想上自成一统,有所创获者,必须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来民族之地位。此二种相反而适相成之态度,乃道教之真精神,新儒家之旧途径,而二千年吾民族与他民族思想接触史之所昭示者也。”又说:“我华夏民族之文化,历经数千载之演进,而造极于赵宋之世。后……虽衰微,然……终必复振。”

 

若果真如此,中国学术文化必将有一个更加灿烂辉煌的明天;而四川蜀学,四川地方院校在这一文化潮流中的发展前途,同样也是不可限量的。

上一篇:《蜀文化探析》
下一篇:《酒神精神的东方视域》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